您好,欢迎访问:www.skyxie.com 天空鞋业!
行业资讯
您的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资讯
.

莆田仿鞋调查:成本百元月赚近百万 不接待新客

发布时间:2020-09-14 16:08:41人气:

原标题:莆田仿鞋调查:成本百元,月赚近百万

  “白天没人敢出来,仿鞋生意只能在晚上偷摸着进行。”出租车司机阿林(化名)说。

  这独特的交易习惯让安福电商城被外界称为“鬼市”。“国内80%的仿鞋都出自这里。”一位档口老板表示,随着球鞋市场不断被炒热,巨大的利润催生越来越多的仿鞋作坊在莆田出现。

  新京报记者近日赴莆田对这个“球鞋鬼市”进行了调查。在这个神秘的“鬼市”里,一条高仿球鞋灰色链条暗藏其中。安福电商城连接着“线上”和“线下”。一方面,实体店老板、微商从这里找到热门球鞋高仿品;另一方面,大量隐匿于档口背后的高仿鞋作坊,也通过拉客仔和商家、大买主开展更深入的合作生意。

  5月15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副局长甘霖表示,侵权假冒对经济、社会、文化、生态等各方面造成危害,中国政府严厉打击侵权假冒的立场明确而坚定。下一步,将加强统筹谋划,按照依法治理、打建结合、统筹协作、社会共治的原则,深入推动知识产权保护,持续加强打击侵权假冒工作。持续开展跨部门、跨领域、跨区域联合打假,加大对制假源头、重复侵权、恶意侵权查处力度等。

  探访球鞋“鬼市”:不接待新客

莆田仿鞋调查:成本百元月赚近百万 不接待新客(图1)

5月23日凌晨1点,出租车缓慢行驶在拥堵的安福电商城路口。车窗外人潮涌动,数十辆装载着印有品牌鞋盒的摩托车和提着黑色塑料袋的行人匆匆而过,三三两两的青年围聚在路边,等待着送货人的到来。

  出租车司机阿林说,前段时间严打过一次,否则车辆更多,几百米的道路至少得开半个小时。

  实际上,新京报记者曾在当天上午来过此处,看到街道边的商铺几乎全部大门紧锁,路上偶尔路过一两个行人。

  “白天别来找我,晚上8点后再联系我。”一天前,当记者以“批发商”身份联系上当地一位档口老板时,他颇不耐烦。

  近年来,“球鞋文化”在国内走红,曾经的小众玩物变为当下时尚文化之一。受玩家追捧影响,不少潮鞋被市场炒至天价。据媒体报道称,一款发售价2000元不到的潮牌球鞋,上市一周内价格飙到1万元以上;而一款知名品牌的合作款球鞋,在市场上从800元炒到8000元。

  过高的价格让众多普通玩家望鞋兴叹。一些人将视线盯向了莆田。

  “圈中流传着这样一种说法:国内10双仿鞋有8双是从莆田发货。”5月20日,球鞋资深玩家赵兵(化名)向记者表示,“而莆田最大的仿鞋交易市场,正是位于城厢区的安福电商城。”

  独特的交易习惯让安福电商城被外界称为“鬼市”——白天商城内几乎空无一人,深夜人声鼎沸,车来车往。

  有别于白天的冷清,此时的电商城内仅能容纳两车通过的街道两侧,印着各种潮牌球鞋旗号的店铺灯火辉煌,滚动的LED屏幕上醒目地打出“满天星”、“兵马俑”等当红球鞋字样,店员忙碌地在店铺里接待着顾客。

  在其中一家店铺里,记者发现这些摆在橱窗上的运动鞋,尽管款式、颜色都与正品球鞋几近一致,但鞋上却没有印任何标志。“这是我们自家工厂产的,质量绝对不输给其他品牌。”店家热情地推销着鞋子。然而当记者咨询是否有更高版本的鞋时,店家警惕地打量了记者几眼后,迟疑地摇了摇头,“我们只做公版,没其他的了。”

  在鬼市中,店家和买家都心知肚明,所谓更高版本,即是指印有品牌LOGO的仿鞋。而公版则是对比正品球鞋仿制,但没有任何标志。如此一来便减少了仿冒风险。

  “最近才被查过一次。”在被多位店家拒绝后,最终记者在一家不起眼的店铺里,老板老何(化名)再三询问记者将会以哪种方式进货、销售,以及是否对球鞋有所了解等情况后,最终从店铺里屋拿出一双印着LOGO的爆款球鞋。

  “不可能摆太多的货在店里。”老何表示,“否则工商局一查就完了。”

  他解释道,“现在除了熟人和老客外,基本不会接待陌生面孔的新客。”老何表示,他家有版本更好的鞋,但现在没有摆在店内。当记者提出能否看货时,他当即回绝,“现在谁敢在店里放那种鞋?只有加微信看图,再打款发货。”

  记者随即要求希望能买一双来检查品质,以确定是否追加进货,老何转身在柜台后打了个电话,几分钟后说,“跟我走吧,去另外地方看货。”

莆田仿鞋调查:成本百元月赚近百万 不接待新客(图2)

莆田仿鞋调查:成本百元月赚近百万 不接待新客(图3)

推荐资讯